纽约动物园一老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系全球首例
来源:纽约动物园一老虎确诊感染新冠病毒 系全球首例发稿时间:2020-04-05 10:26:15


王文告诉《环球时报》记者,虽然美国学者在公开信中仍对中国前期抗疫颇有微词,但总体看,仍是对中国学者公开信的侧面回应。这说明呼吁两国合作是疫情下两国知识精英的共识。我们需要团结更多人,并把这种共识扩大,不仅转化为全球共同抗疫的力量,并要使其成为后疫情时代中美关系转缓的新兴力量。王文介绍说,在选择中方代表时,充分讲求地域、学科的代表性,不仅局限在某单一国际关系学科,也不限于北京、上海等大城市。这样选择是为了充分反映中国知识精英主流的平和、客观、理性与包容。

新冠病毒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在各国流行的?这个问题在杨占秋看来其实并不难找出答案,“只要将当时有疑似症状的人的血清样本拿出来进行检测就可以了。”杨占秋告诉记者,临床医生是否会保留病患的样本他不太清楚,但自己的研究团队经常会保留几十年的血清样本,“所以,从学术研究角度,我建议世界卫生组织牵头呼吁对更早有疑似症状的患者进行IgG抗体检测,确认他们是否曾感染过新冠病毒。”

【环球时报-环球网报道】美国近百名前高官、学者于当地时间4月3日发表公开信呼吁中美合作抗疫。此前一天,中国百名学者在《外交学人》(The Diplomat)杂志上刊发致美国社会各界联名公开信,呼吁全球团结合作,反对将新冠肺炎疫情政治化、污名化。有中国学者透露称,欧美主流媒体和智库网站曾婉拒刊发该信。那么,《外交学人》为何最终决定刊发?对此,该杂志总编香农·蒂耶兹(Shannon Tiezzi)5日独家回应《环球时报》记者称,当如此庞大的中国学者群体试图向美国传达一个统一信息时,美国应该对此表示关注。而且,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中,中美合作非常有必要,这样做是为了挽救生命。

资料显示,Peter Antevy的专业是儿科急诊医学,同时他也是一家提供儿科急诊解决方案公司的创始人。他在推特发布的是一款快速检测工具的检测结果图片,图片显示,字母G旁边显示一条淡淡的横线(字母C的横线为颜色对照标准),这代表新型冠状病毒特异性IgG抗体呈阳性。

“这些是不可避免的悲剧性选择,不论哪一种选择都是糟糕的。”怀特说。不过他同时表示,“比制定一个明确的分配(医疗资源)框架更糟糕的是根本不制定(框架),因为在那种情况下在危机期间做出的决定将是带有偏见和具有武断性的。”

“高龄、严重认知障碍、慢性心肺疾病均为被排除标准。这在我看来是不道德的。排除标准发出了一个错误的信号,即有些生命不值得拯救……至关重要的是要明确一点,即对一个人生命价值的刻板判断不对这些(影响医生的)决定产生任何影响,(要确保)没有人因为残疾而丧失治疗资格。”怀特这样分享自己的观点。

有国外网民质疑Peter Antevy是在炒作,并询问他和该检测工具生产商之间的关系。他表示,这款工具已在中国广泛使用,现在在美国也能买到,而自己与生产商没有关系,“我想从中国引进这些工具,以便对与我合作的急救专业人士进行检测。”他还表示,自己之所以要重新检测,是为了与另一个品牌的工具对比。

不过,也有人对这种检测的准确度持怀疑态度,在Peter Antevy推特留言中,一位网友说:“我的理解是,对于新冠病毒和其他冠状病毒,IgG分析的特异性并不是很好。我会谨慎使用(该工具的结果),因为许多人的IgG谱系都很宽泛(并且该条色带不太亮。)”

在Peter Antevy的推特留言下,很多人表示自己曾在一月份甚至更早的时候出现过类似症状。“在11月中旬,我在3周时间里得过最严重的流感,身体疼痛、精疲力尽、干咳、发烧,但没有出现肺部疾病。”一名网友这样描述自己的经历,她表示之前从未有过这种感觉。另一名网友回复她:“您,我以及看起来数以千计的人都有这种经历。我的医生证实了一种奇怪的呼吸道病毒,这种病毒很难消灭,在去年秋天持续了2-3个星期,他们不知道那是什么,不是流感。”不过,也有网民提醒Peter Antevy:“也可能你在更近一段时间内成了一名无症状感染者”,Peter Antevy表示,也有这种可能性。杨占秋认为,他是否属于这种情况并不好说,但值得注意的是,“他表示自己当时的症状‘比流感更糟’。”

“一月份,我病得很重(像流感一样,但情况更糟),连续两天没有入睡,几乎要进急诊室。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今天,我检查了新冠病毒抗体的状态……显示IgG+(过去感染的迹象)。心情复杂,明天将重新测试。”24小时内,Peter Antevy的这条推特收获3600多条转发,在回复留言时,他表示,自己出现上述症状是在一月份的第一个星期,他还透露患病时人在美国。